租户与中介勾结倒手转租房主维权遭遇两难境

2019-06-13 19:10:23 来源: 恩施信息港

租户与中介勾结倒手转租 房主维权遭遇两难境地

本报曾连续对黑中介从房东手里骗房然后群租谋利的情况进行了系列报道,今年6月,住建部和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各地集中开展房地产中介市场专项治理。但是,在采访中发现,短时间内房东和租客想要挽回自己的损失,很难实现。昨天,市民柳女士给本报打来反映,明明她把房子租给个人,现在却被黑中介违法变成了群租房,可是她却不知向那里投诉。

好心租房却遭遇恶房客

柳女士的这套出租房位于北苑家园绣菊园6号楼一层。去年10月份,上一任租户不再续租,柳女士便将房屋出租信息发布在了上。一位名叫李梦圆的90后河南小伙和她在上取得了联系。交谈中,柳女士觉得李梦圆比较实在,于是在去年10月26日便和李梦圆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因为没有用中介,我直接从住建委的站上下载的合同。”在租期上,李梦圆提出要租一年半。“他告诉我他刚从老家到北京找工作,不想来回搬家。”一想到北漂的生活并不容易,柳女士一时心软也就答应了李梦圆的要求。

柳女士的房是一套三居室,签约时,柳女士多留了个心眼儿,让李梦圆把合租人的名字及地址标注在合同后面。柳女士注意到,租房的除了李梦圆和魏高强,还有李梦圆的表弟赵学良。三个人都是老乡。但签约时,乙方写的租房者是李梦圆。

租户与中介勾结倒手转租

转眼一年过去了,今年10月26日,柳女士迟迟没有收到按约定汇来的租金,于是她联系到李梦圆。不承想李梦圆竟对她说:“我去跟他们说说。”听到“他们”这两个字,柳女士心里咯噔了一下。“当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房子肯定出了问题。”随后,李梦圆告诉柳女士今年三月份,他和表弟就已经搬走了。房子现在是魏高强与中介合伙又转租给了另一些人。

听到李梦圆的说法,柳女士坐不住了。10月28日,她来到了小区。没想到物业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一看到她,大倒苦水:“你家里住进了20多个人,天天扰民,吵得邻居老向我们反映。”等柳女士走到自家门口时,发现防盗门大开,客厅和一间卧室被打上了隔断,每间屋子都被塞进好几张上下铺。据现在的租户称,他们是从一家名叫龙升万家的中介租到的房子,除了这一拨人晚上住在这里,中午这间房子还短租给了一家快餐店的员工,以供他们午休。

柳女士拨打了报警。但是警方赶到后,爱莫能助地告诉柳女士说因为这是合同纠纷问题,他们没办法解决。

房主维权遭遇两难境地

现在,柳女士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境地,早签订租赁合同的乙方李梦圆已经搬走,并称这件事和他已经没有关系,而魏高强更是找不到人。在李梦圆的联系下,柳女士找到了这家名叫龙升万家的中介,但是中介称承办柳女士房屋转租的业务员张杰(音)早就离开了中介,而在派出所里,这位名叫张杰的中介则称他可以帮柳女士慢慢腾退房屋。

“当时签订租赁合同的是李梦圆,如果追究起来的话,我还是先得找他。”可是,李梦圆却对柳女士说不要逼他,并称“我回老家你更找不到人”。柳女士希望能收回房子,但是住在房子里的20多名租户却称因为租房合同不是跟柳女士签的,所以他们只和中介谈。

追问

房主合理维权为何这么难?

在北京市住建委站的房地产经纪机构公示栏里,并没有找到这家名为龙升万家的中介。柳女士说,她也曾考虑通过诉讼的司法程序来要回自己的房子。但是通过司法程序,即使是官司赢了,但是这段时间的损失她也难以追回。“现在就想把房子能赶紧要回来。”

通广律师事务所的张德刚律师告诉,在柳女士的案例中,租房人李梦圆涉及的是违约行为,中介则涉及侵权,而群租在柳女士家的这20多名租客也有一定的过错。因为没有房主的授权,中介是无权将房屋进行出租的。如果群租的房客在明知中介以房主名义出租房屋的情况下依然签约,那么他们自己也要承担一定的损失。“这种情况只能通过诉讼的司法程序来予以解决。”张律师坦言,因为需要多渠道来对合同和中介涉及侵权的情况进行认定,所以这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在短期内,业主维权困难。

据了解,今年6月,住建部和国家工商总局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各地集中开展房地产中介市场专项治理。但是执法中,执法人员普遍面临“进门难、取证难、执行难”的问题。而治理难的主要原因是:黑中介通过频繁变更公司名称和法人、变换办公地址,采取虚构家庭骗租房东住房,然后转手非法群租。

本报李环宇J002

原标题:租户与中介勾结倒手转租房主维权遭遇两难境地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微信上怎么卖衣服
微店店铺
散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