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柳林煤炭困境实地调查联盛重组之后

2019-08-15 20:07:27 来源: 恩施信息港

  在柳林这个地方,一切人或物都和煤炭息息相关。无论是道路上扬起的黑色烟尘,还是被运煤车熏黑的砖墙,无不暗示着这个县城生存的命脉,只有煤炭。

  柳林地处山西省西部,国土面积1288平方公里,其中含煤面积达1000平方公里。这个曾经的贫困县因为盛产稀缺的 优质主焦煤 而闻名全国,也因煤致富。如今柳林80%的财政收入来源于煤矿开采,不仅在山西省县级财政收入中排到前列,而且创造了无数 煤老板 们一夜暴富的传奇。

  然而,近的柳林弥漫着一种焦虑和无奈错杂的情绪。所有的柳林人都会告诉外来者一句话:煤炭生意红火,柳林就兴旺,煤炭生意萧条,柳林就衰败。

  柳林煤灾

  煤炭市场的持久低迷终于在201 年末给柳林的煤炭企业联盛集团带来了波打击,因为金融负债超过 00亿元而无力偿还,联盛集团不得不申请重组。2014年 月,在重整尚无下文的情况下,集团董事局主席邢利斌被警方带走。

  这位前吕梁首富如今被戏称为 首负 。从柳林县城中心驱车往南,一路上看到的煤矿、煤焦厂等基本都是邢利斌的产业或者由其持有股份。当地人用一种简单的方法进行划分,柳林南边的一半是邢利斌的势力范围,煤矿基本是他的产业,北边则主要由另一位企业主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陈鸿志所控制。联盛的一位员工声称,柳林一多半人的饭碗要依靠联盛集团。

  联盛的员工回忆,在前几年煤炭价格高的时候,这条路上全是拉煤的大卡车,小小一个柳林县城堵车严重。而现在煤卖不出去,跑长途运输的人几乎都赔了钱,路上拉煤的车也少了许多。下煤矿的工人说以前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到七八千元,现在只能挣三四千元,工资大幅缩水。

  几家煤矿给的说法差不多,生产正常,但煤卖不出去。在联盛集团旗下的浩博煤焦厂,看到了堆积如山的煤炭。而郭家山煤矿的工人则向腾讯财经证实,联盛集团一直在拖欠工人工资,201 年六、七、八月份和2014年二月份的工资都被拖欠。一位工人说: 只要是联盛的煤矿都这样,都拖欠着。 甚至在去年末,因为拖欠工资引起浩博煤焦厂的工人罢工抗议。

  因为欠债严重,也因为旗下有上市煤矿,联盛集团的问题暴露出来。但其实资金链吃紧是整个吕梁境内的几乎所有煤炭企业不可避免的通病。更有传闻称,当地的另一家民营煤企资金链也紧张到了 一口气缓不过来就可能崩盘 的程度。柳林县煤炭局副局长杜彦斌就不客气的指出,柳林的煤炭企业没有不缺钱的。

  此前就曾有传闻,柳林的煤炭企业都卷入了民间借贷, 煤老板 也缺钱,甚至需要借高利贷维持企业运转。民间也在流传,某某煤老板去内蒙或云南买矿,赔得很惨。而今年当地给高利贷借钱的人同样都赔了,钱放出去收不回来。

  借高利贷在很大程度上是无奈之举。吕梁煤炭企业今天的窘境背后有着复杂的原因。

  吕梁煤企当年不是没有过过好日子,在煤价的时候,1吨质的4号主焦煤能够卖到将近2000元,还得预定。

  2008年,山西开始煤炭资源整合,一座煤矿进行技术改造的费用动辄几亿元,但因为当时煤价正在高位,银行愿意给煤企贷款,资金不成问题。正是在那个时候,以邢利斌为代表的吕梁煤炭企业主开始大把往煤矿里投钱。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煤炭市场开始快速下滑。如果说当时那一轮下滑还可以承受,到了201 年下半年,受宏观经济周期下行的影响,煤炭需求大幅下滑,煤价也一路俯冲。

2009年东莞房产企业
2016年温州家居C+轮企业
难题互联网医疗的春天还会远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