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斗 正文 第266章 文山数日

2019-09-26 00:32:46 来源: 恩施信息港

能斗 正文 第266章 文山数日

到达文山已有数日,在这些时日里蒙天不再一味的埋头修能,而是每天都要花上几个时辰在文山里面随意走走。要说他名义上进入文山已有一年有余,可其实对于文山的很多他还是不熟悉的。虽然这么短的时间内甚至连文山的内部地貌都并不可能彻底摸头,但因害怕整日闲逛而引起怀疑,蒙天也只能小心翼翼的慢慢进行着。

这几日文山已是不再下雪,此时太阳才升起不久,天空晴朗得没有一朵白云,蒙天躺在雪迹早已消融的地面上整理着思绪。

“呼…”蒙天躺在地上吐出一口烟气,他今日刚刚修炼完功课。

蒙天知道成为能走之后使用异能之后便会产生能压,为了不引人瞩目他回到文山之后哪怕是自己独自修炼之时也没有使用异能,只是单纯的使用脉动燃能决淬炼肉体而已,且今次他是留了心眼,每每修炼都存上三分气力以防万一,在这文山之内他已不再觉得万分安全…

一手抚着平放在身边的黑色巨剑,蒙天一手从空戒中拿出一方纸张,正是他晋阶之后得到的蒙大书信。

这一次蒙天不知为何,空戒的下一阶空间并没有在他成为能走的时间打开,而是直到回到文山数日才终于开启了新的空间,除了变大的体积之外此次也如上次一般在偌大的新增空间里孤零零的躺着一张信纸。

“成为了能走,很好。想要觉醒你的二星异能需在外界闯荡多接触事物,而小奇只要顺其自然即可。”

这次蒙大的信中话语更少,压根没有提到自己身在何处的线索,反而是指点蒙天两兄弟如何觉醒二星异能。

莫非父亲一早就知道了自己与小奇的异能属性…?这信蒙天已看过多次,可依旧百思不得其解,按能修界的常识来说这未觉醒的能珠根本是无法探查的,可蒙大的语气似乎早已知晓,这令蒙天对于蒙大的异能再次产生了好奇…

不过虽是对于蒙大的话确信无比,可蒙天现在却不会刻意为之,因为他要在这文山中寻找蒙大的线索,再说了,在这文山之中或许也算是一种闯荡不是么…

就在沉寂之时,蒙天忽然感知到一股能压从自己附近的林中传来!这能压释放得隐蔽迅速,如细线般一闪而过,若不是一直保持警惕蒙天也不一定能够察觉

能斗  正文 第266章 文山数日

迅速的起身面对能压传来方向,巨剑已是被蒙天提在手中,如今成为了能走的他在没有任何力量加成的情况虽是吃力但也已经能够使用皓臣。

“出来。”虽然此时已经感知不到,可蒙天方才是确确实实捕捉到了能压,他可不相信这是幻觉。

“啪啪啪…”

那林中果然走出一人边行边鼓掌,正是接到了闻人忆密令的柳君!

“薛师弟好耳力…”柳君口中赞叹,带着微笑朝蒙天走来。

柳君虽是表明平淡不已,其实内心却吃了一惊。要知道他刚才可是发动了自己的异能特殊系?万寂区,根本就不可能有声音让蒙天听到!

难道是因为能压…?柳君心中疑惑不定,他这异能只在发动与关闭之时会产生细微能压,否则这原本就是用来隐蔽行踪的异能还有什么意义。只不过那细小的瞬时能压却不是轻易就能够被察觉的,同阶之间柳君还没被谁给发现过,若说蒙天如今已是能走柳君都不太相信更别说蒙天的能阶高于自己这种天方夜谭了…

可柳君不知道的是蒙天能道九十九虽只精其三,但其余九十六门他也是死记硬背的略涉皮毛,捕捉到柳君的瞬间能压对于蒙天而言可谓轻而易举!

“师兄见笑了。”蒙天不置可否,对方的异能效果他也清楚,若是直言没听到那岂不是摆明了告诉对方自己已是能走且手段不凡,因此在这个时期装装糊涂给对方留下些猜测也好。

“师弟也是个勤人…”柳君看着赤膊上身却依然戴着面具的蒙天,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看来这薛皓臣疑似能走…柳君对于闻人忆的交代尽心尽责,还是在心中记下了这一情报。

“师兄是偶尔路过还是有事?”蒙天的话语显得有些距离,虽然他曾经对柳君颇有好感可自从知道他是闻人忆的席生之后便开始提防此人。

“其实我是专程来看望你的。”柳君看到蒙天手上已有,也掏出了烟草给自己点上道“我方才去了你的住所,苏飞他们告诉了我你在此处。”

其实柳君自从接到密令之后,每隔几日便要去探一探蒙天是否归山,今天一来还真被他看到蒙天已然归来,他一路跟踪蒙天直到方才想要启动异能靠近想不到便立马被发现。

“原来如此…呼…”蒙天吸了一口烟喷出,眼睛微眯,除此之外面容皆被面具遮掩看不出表情。

这柳君定是受到闻人忆指使了…蒙天从其言语中便得出判断,苏飞与白冶也是知道闻人忆之事,根本不可能告诉柳君自己的行踪,的解释就是此人一直在尾随自己…

“师弟的伤都好了吧。”柳君目光来回打量蒙天的双肩,他可记得当日蒙天那伤口颇为严重。

柳君觉得自己身为师兄,对师弟还是应该适当的关心,这一问倒是与闻人忆的任务无关只不过言者无心闻者有意,这话到蒙天耳中却是变了味道

打探我的状态…?这人该不是现在这里动手吧…蒙天手中巨剑一直没有放下此时更是悄悄攥紧,要知道他全盛时期都没有把握战胜柳君,更何况现在只有三分状态…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蒙天演示般的活动了一下双肩,半真半假的试探道“师兄该不会是想找我切磋吧…”

“没有没有,我怎会以大欺小,哈哈,你说笑了。”柳君笑着摆了摆手,却又忽然收敛笑容道“其实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蒙天一愣,接着的反应就是这柳君也有病吧?怎么感觉好像他与这人的几次见面大多数都是柳君要道歉?

一日不道歉便会死依存症?这会不会又是蒋自息家乡那边的某种怪病…?蒙天悄悄的往后挪了挪脚步,这病该不会传染吧…

……

……

酒泉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酒泉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酒泉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酒泉治疗宫颈炎方法
酒泉治疗宫颈炎费用
本文标签: